本文作者:心月

“工作996,生病ICU”:程序员的硬核反抗

心月IT博客 2019-04-08
“工作996,生病ICU”:程序员的硬核反抗摘要:“996 ICU”,顾名思义,“996”指的是“996”工作制,意味着每天早上九点到岗,晚上9点下班,一周工作6天。在这种制度下,其每周工作时间为最低72小时。而今,“996”工作制似乎成为很多互联网公司的标配。特别是在互联网公司的初始阶段,基本都是靠“996”工作制维持运转,完成“资本的原始积累”的。

    过去一周,一场关于劳工权益的抗议行动在互联网上展开。令众人多少有点惊讶的是,这次行动的主体是程序员——这一在大众眼中高薪的、习惯于天天加班的典型中产群体。在很多人印象里面,相比中国的制造业从业者和环卫工人,程序员是最不可能奋起反抗的。关于这场抗议行动的名称“996.ICU”,顾名思义,“996”指的是“996”工作制,意味着每天早上九点到岗,晚上9点下班,一周工作6天。在这种制度下,其每周工作时间为最低72小时。而今,“996”工作制似乎成为很多互联网公司的标配。特别是在互联网公司的初始阶段,基本都是靠“996”工作制维持运转,完成“资本的原始积累”的。对于“996”工作制的谴责,最早可以回溯到2014年阿里巴巴一位员工怀孕后继续加班,在回家后大出血去世的新闻报道。到2016年,58同城因为对两万多员工实行强制996引发员工抵抗。今年1月,在杭州有赞年会上,其CEO突然宣布公司强制实行996工作制,有赞高管也表示,员工如果无法平衡工作与家庭可以选择离婚。


工作996,生病ICU


    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,加班并不少见。但以往高回报率的互联网公司从2018年开始进入低迷期。各大公司为减少亏损纷纷裁员。对于留下的员工而言,一方面,工作强度变得更大,而另一方面,他们自身的前路也因大行业的不景气而变得渺茫不定。在这种背景下,996.ICU项目的发起引发了众多的关注与呼应。


    996ICU网站主页在“好奇心日报”的文章《程序员对996的反抗引来全球关注,它是如何以程序员自己的方式建立起来?》中,作者唐云路和罗骢复盘了996.ICU项目的来龙去脉。


    3月20日,一名年轻的程序员注册了一个域名http://996.icu,其口号是“工作996,生病ICU”。这个网站自上而下分为996介绍、十七条劳动权益相关法规和相关事件报道三部分。


    3月26日,一个名叫996icu的匿名ID在GitHub上线。GitHub是一个代码托管网站,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代码存放网站和开源软件社区。GitHub目前有三千万程序员用户,托管了大约8000万个代码仓库。在如今的软件开发中,开源代码起到了重要作用。开源软件的源代码是任何人都可以审查、修改和增强的。在GitHub,程序员可以观看、点赞并在有修改意愿时,将代码库整体复制到自己账户下,自主进行修改。修改完毕后,程序员可以提交“拉回请求”(Pull Request)给项目维护者进行合并,将自己的修改加入项目。在发表于微信公众号“两颗土逗”的《反对996加班制:10万中国程序员拿起曝光IT大厂》文章中,作者Xokctach将GitHub形容为一栋巨大的虚拟办公楼。当程序员打开电脑,走进GitHub的代码仓库,他们一天的工作才正式开始。GitHub既是代码的存放地,也是程序员的虚拟社交场所。


    GitHub上的996.ICU项目完全遵照上述运行模式。从最早的一段26行的Markdown格式网页文档,到劳动法摘录、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由来、国际歌歌词、英文版本的更新,996.ICU项目的补充、完善,都是由参与者以提交“拉回请求”的方式逐步推进的。


996公司黑名单投票


    到3月28日,项目有了两个重要的关联项目:996公司黑名单和955公司白名单。黑名单上列出了实行996或者过度加班的公司,而白名单则是实行955(朝九晚五一周五天)的公司,多为外企。黑名单以公开投票的方式运作,用户可以提交包括媒体报道、知乎讨论、公司官网公告在内的论据。接着一切便按照开源社区的规则运作——当一个个人项目变为社区项目,决定项目发展的就不再是发起人,而是所有参与贡献者的共同决策。同时对于自己认为不合理的在册公司,用户也可以提交删除请求。虽然项目负责账号可以对请求做出判断,但由于开源项目的可复制性,如果项目发起人背离社区中大多数人的诉求,程序员们可以轻易转而支持另一个在此基础上分出来的项目。


    996公司黑名单除了生产黑名单白名单外,996.ICU的最大进展是“反996软件授权协议”想法的落地。简单来说,就是涉及一种关于劳动保护的软件授权协议——996协议。一旦这个协议被兼容进各个开源项目的授权协议,实行996工作制的公司就不得使用该开源项目。


    这个协议为何有实际效力呢?简单来说,软件授权协议类似版权声明。虽然开源软件的使用是免费的,但必须遵守作者写在授权协议中的条款。如果公司或者个人使用了开源代码但没有遵守条款,作者可以提起诉讼、要求赔偿并让对方停止使用代码。也就是说,理想状态下,一旦996协议生效,企业强制996就等于自己的产品违反协议,开源代码拥有者就可以起诉该公司。


    3月30日晚间,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-香槟分校法学博士Katt Gu以目前最流行的MIT开源协议为模板,花一夜时间起草了“反996软件授权协议”。虽然对该协议约束力持怀疑态度的人不在少数,但添加反996许可证的项目仍在不断增多。目前已经有75个开源项目添加了许可证,其中大部分是个人开发者维护的项目,但也有具备一定规模、被很多公司使用的开源软件项目加入。
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互联网公司对于996.ICU的反击是以屏蔽的方式展开的。从3月30日开始,一些地区微信内无法打开996.ICU的GitHub页面,理由是网站包含违规内容。QQ浏览器显示该网站包含欺诈信息。阿里巴巴旗下的UC浏览器和360浏览器都将该页面认定为包含违法信息的网站。而猎豹浏览器则提示“网站含有大量淫秽色情信息”。


    在发表于微信公众号“新闻实验室”的文章《996.ICU背后:程序员在互联网公司的真实状态》中,作者川叶分析了基层程序员的生存状态。川叶指出,随着基础开源技术开发工具的进步,中国程序员的入行门槛越来越低。于是,一方面是产业的迅速膨胀和从业人员越来越高的水分,另一方面则是市场对公司越来越高的效率要求。在这种情况下,技术应用方面的研发很容易演变成劳动密集型产业。这样想来,“码农”一词真实地反映出如今程序员的尴尬处境。褪去“智力劳动者”的光环,他们成为写代码的农民工。不论是工作的复杂程度还是工作时长,他们都越来越接近车间工人了。但川叶也指出,在对待996工作制的态度上,并非所有程序员都站在同一立场。在他的观察中,越是基层的程序员越是反对,越是高级的技术经理人越是倾向于支持,起码不完全反对。这说明程序员不是一个单一的群体,其内部的阶层区别相当丰富。不同程序员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,有着不同的政治主张。


    程序员的奋起反抗不仅发生在中国。在美国,也有类似的事件。在发表于微信公众号“一颗土逗”的文章《中国程序员反对996的时候,美国程序员在组建工会》中,作者Alex Press介绍了美国的程序员和软件工程师组建工会,为自身也为蓝领工人争取权益的过程以及其中面临的挑战。Alex Press在文中指出美国技术工人组织起来的原因。虽然他们有一份体面的收入,在行业中拥有相对的权力。但即便薪酬最高的科技工作也需要长时间加班。同时,科技企业对于有色人种并不是十分友好。


    而一旦一个真正的科技工会组建起来,它的潜力是巨大的。由于管理层通常没有特定的编程知识,因此技术人员可以轻而易举地在复杂的代码片段中调控,让系统出现问题、减慢系统运行速度。在非常紧俏的劳动力市场中,技术工人永远是短缺的。虽然码农遍地都是,但在精英科技公司,有技术的工程师是很难被替代的。这就为工人提供了很多权力和反抗的筹码。创建于2014年的技术工人联盟被卫报称为“最激进的科技左翼”团队。该组织专注于建立一个蓝领和白领科技工作者的联盟,致力于反对科技公司使用劳务外包以更多雇佣底薪工人。
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本文由 心月IT技术博客 博主整理于 2019-04-08
若转载请注明原文及出处:https://www.xinyueseo.com/internet/227.html

分享到:
赞(
发表评论
快捷输入:

验证码

    评论列表 (有 1 条评论,人围观)参与讨论
    网友昵称:心月IT博客网友
    心月IT博客网友游客2019-08-09回复
    cafergot internet pharmacy